草莓漫画app下载

以塞缪尔的形象覆盖自身的亚戈,和将自己转变为灵体,以灵体雾鸦姿态站在他肩膀上修格因,进入了这个诡异的幻影城市,进入了这座诡异的亡灵港。

一个又一个,形态极其诡异的人类幻影,在这座破败腐朽的城市中游荡。

半灵体半实质的亚戈,就这样看着他们从身边经过。

这些由灵雾构成、多多少少混合着海洋生物或海洋景色的人类,虽然不会给他带来惊吓,但毕竟是第一次亲眼看见。

看见长着人的部分肢体,半截心脏外露的珊瑚礁移动,你会有什么心情?

看见背负人类身体和人头扭曲结合的的怪异“壳体”的“海龟”游过,又会有什么想法?

亚戈忽然有些庆幸自己现在的情绪淡漠,不会产生太大反应。

除了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之外,还有不算少的非凡者,位于这个诡异的亡灵港中。

不过,他那半实质半灵雾的身躯,有点见识的,也能够认出他是死灵途径中序列的非凡者,让一些不怀好意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

没有教会,没有蓝血者的管控,这里,就是无法地带,是充斥了混乱与恶意的丛林。

但是,亚戈并没有在这里闲逛的意思。

他来这里,有清晰的目的。

闺房中一枚小美女纯净无邪治愈系写真

他是为了“影兽”而来的。

没有多余的行动,亚戈立刻放开了怪盗感应。

首先,是“危险”。

模糊的目标,带来的感应自然是模糊的。

亚戈得到了并不明确的指向,告诉了他哪个地方危险。

亡灵港,这座海城的中心。

还有,亡灵港边缘,那几艘巨大的幽灵船“停泊”的位置。

亚戈的目光,定格在远处漂浮在半空中的几首浮空的船舰。

最后,还有指向了这座亡灵港之外的一些位置……

幻影生物?还是非凡者?

确认了被模糊判定为“危险”的位置后,亚戈再次展开怪盗感应,感应“影兽”这个目标。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五公里的范围内,并没有“影兽”的存在。

怪盗感应,没有任何反馈。

自己需要把这座亡灵港走一遍,如果还是没有,就得绕着这座亡灵港,在外面走一圈,地毯式地进行搜索了。

但是…..

在他在这座城市中移动了接近三十分钟之后,忽地,一个声音响起:

“塞缪尔!”

通过上浮的视角,亚戈看到了那从侧后方叫住他的人。

那是个穿着海盗装,腰间挎着一把弯刀和两把破旧但机械味十足的铜黄色燧发手枪的男人。

那头上的三角帽,让他显得非常符合海盗的形象。

但是,对方,并不是人。

准确地说,不是活人。

对方的身体,和他的身体类似,也是半灵体半实质,身周隐约有着模糊灵雾飘动的形象。

亡灵战士。

一个序列6的死灵途径非凡者。

名字是……

“克拉姆。”

在亚戈出声后,这位面容粗犷、还带着些许凶狞感的男人,露齿一笑:

“怎么?你亲爱的小马驹呢?被哪只幻影生物给吃了?”

“比起这些,你可以想想我进步了多少!”

顶着塞缪尔的面容,亚戈在身周凝聚灵雾。

肉眼可见的澎湃灵雾汇聚到亚戈的身边。

属于塞缪尔的,丝线状的死之秘光,也在灵雾中摇晃起来。

比起原本的塞缪尔,亚戈聚集的灵雾,要更多,也更强。

比起欧斯特,也所差无几。

并且,他的视线,已经定格在了克拉姆的身上,随时准备发动缄默仪葬沉默对方。

两人并不是什么朋友,只是认识而已,并且,还有过几次竞争的行动。

那几次,输的是塞缪尔。

而这一次……

克拉姆眯起了眼睛:

“哟嚯,塞缪尔,不仅强了不少,胆子也大了嘛?”

不过,他没有凝聚灵雾示威,只是歪嘴笑着,露出一口牙:

“怎么样?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干一票?”

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些许凶狠的意味:

“这次这边的亡灵港,没准会有带鱼皮的渔夫还是铜皮的渔夫,要不要试试?”

回忆着欧斯特和塞缪尔的记忆,他立刻就理解了其间意思。

渔夫,就是指代来幻影界搜寻寻找神秘物的非凡者。

带鱼皮的,基本是指潮汐途径,指向潮汐教会。

带铜皮的,就更不用说了,狭义上基本就是指代蒸汽教会了。

杀人越货对于“海盗”来说,可不是什么少见的事情。

死者旅团虽然不是什么善茬,但是,因为结构松散的关系,有不少的下属成员,都是兼职“海盗”杀掠非凡者。

目的可以有很多种,无论是委托、收集骸骨、增强自己的灵骸的战力、收集材料、报复等等。

如果是原来的塞缪尔,或许会有兴趣。

亚戈?

当然是没兴趣,不过,他得符合塞缪尔的形式风格。

他瞥了对方一眼:

“你给得出什么价格?”

“杀几个拿几个。”克拉姆露出一口黄牙。

这句话,让亚戈本来打算狮子大开口逼退对方的想法打消。

杀几个拿几个,顾名思义,杀掉的非凡者的物品、神秘、记忆,都归杀掉的人。

这种条件,相当优渥,一般情况下,狮子大开口的结果,也会低于这个标准。

现在,是对方出了很高的筹码雇佣他。

这倒是让亚戈起了兴趣。

他眯起眼睛:

“你们要做什么?”

“别问我,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克拉姆似乎也料到了他的反应,摸了摸腰带扣着的燧发手枪:

“有个大主顾来雇佣我们,越多人越好,没准是做炮灰不一定。”

克拉姆不是什么善茬,当然也不是蠢货,那么优渥的条件,他也觉得不对劲,所以…..

“你倒是敢讲。”亚戈模仿着塞缪尔的语气。

“有什么不敢讲的,就算是炮灰,做炮灰的那个,也不一定是我。”

克拉姆的话里,充斥着狡诈和狂妄的恶意。

晋升亡灵战士带来的不死性,和想要让生者沉寂的本能冲动,让不少位于这个序列的非凡者的性格,都显得有些狂妄。

有些教会对“亡灵战士”的代称,也因此变成了“亡命徒”。

某种意义上,相当贴切。

听到这些,亚戈更有兴趣了。

tt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