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丝瓜视频最新破解版app下载

“学音乐是大事,穷尽一个人一生的精力都未必能触摸到顶峰。你可倒好,居然还去搞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见面,陈勋奇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训。

对方是长辈,肖浅默默承受。

陈勋奇却不罢休。

“你说,你搞那些东西有音乐重要吗?能有什么用?”

这个肖浅就不敢苟同了,不得不回应。

“那个……能赚钱呀。”

陈勋奇眼角立刻竖起来了。

“臭小子,你才多大一点,就整天钱啊钱的。人生在世,有很多东西比钱还要重要,知道吗?”

肖浅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突然道:“陈叔叔,我听说今年学院的状况不大好,所以你们这些教职工的工资可能要削减一部分。”

陈勋奇须发皆张,宛如金毛狮王。

“谁敢?”

清纯少女唐佳一油菜花写真宛如仙子

半晌之后,回过味来的陈勋奇臊眉耷眼的,发觉自己似乎很丢人。

为了避免一直被小屁孩嘲笑,他决定立刻开课。

指指钢琴前的椅子,命令道:“坐下。”

肖浅便坐下,份外乖巧。这个时候不能再去刺激,否则的话,估计要挨削。

等肖浅坐好了,陈勋奇来到他的身旁站定。一只手抚摸着精美的钢琴,如同抚摸着情人一般的温柔。

“这是钢琴,你知道吗?”

肖浅满头黑线。

“咱能不能进行到下一步?”

陈勋奇从幻想中清醒过来,对于肖浅的务实十分的不爽。这小屁孩,你懂什么是意淫的快感吗?

“急什么急?心急能吃了热豆腐吗?学钢琴,那是一个细致的活儿。多少人学一辈子都不能出师呢。”

说归说,陈勋奇到底不再说“这是钢琴”之类的废话了。

“你来看,钢琴呢……是由……”

不过这一次是他自己主动停止的。

“算了,你是学钢琴来制作音乐的,不是学怎么制作钢琴的,所以钢琴的构造就不跟你讲了。”

肖浅这才收回看智障一样的眼神。

他只需要知道钢琴怎么弹就行了,钢琴里面有多少金属、有多重、有多少部件,这些问题有必要知道吗?

陈勋奇打开了盖子,露出了钢琴的键盘,然后对肖浅吩咐道:“数一数,看看钢琴有多少个按键。”

肖浅照做,伸出小手,从左边第一个白键开始。

“一、二、三、四……叔叔,我数好了,一共是五十二个按键。”

看着肖浅一幅我很聪明、快表扬我的样子,陈勋奇不免开始抽抽。

“数错了,继续数。”

肖浅挠挠头,难道是因为按键太多了,所以自己眼花?

于是他再次数了一遍。

“明明就是五十二个按键啊。”

陈勋奇受不了了,啪地把手拍在键盘上。

“你都在数些什么?为什么这些黑键不数?”

这次轮到肖浅格外惊讶了。

“啊?这些也算吗?”

陈勋奇眼含热泪。

自己好好的新中国钢琴演奏第一人,到底为啥要在这里?

“记住,死都要记住,钢琴上面,白键和黑键的地位是一样的。明白了吗?”

肖浅当然不明白了。

“既然白键和黑键的地位是一样的,那为啥黑键这么短?这不是欺负人吗?为啥不做成一样长呢?”

陈勋奇心累,生无可恋。

“你哪儿来的那么多为什么?这么告诉你了,你就给我记住。”

看着宛如暴君一样的陈勋奇,肖浅立马装怂。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钢琴上的黑键和白键,怎么看怎么觉得不舒服。

其实呢,这也是第一次接触钢琴的人都有的感受。

毕竟肉眼实地看到的情况就是,白键不但比黑键多,而且还比黑键大。结果却有人告诉你,白键和黑键的地位是一样的,都是一个完整的按键。想要转过心里的这个弯儿,可不容易。

其实如果肖浅是真正的小孩子,接受起来也不会这么困难。

因为小孩子的精神世界一片空白,大人填充了什么进来,就是什么。可肖浅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成年人的思维,考虑问题的方式早已固化。

现在陈勋奇等于是强行改变他的观念,难度自然不是一点半点。

陈勋奇当然不知道这些,教完了这些,就开始了下一部分。

“好了,现在你看,在钢琴的键盘上,这样的七个白键和五个黑键放在一起呢,就叫做一个音组。可以看到,这个键盘就是由好几个音组组成。明白了吗?”

肖浅又不明白了。

“不对呀,叔叔,你说钢琴的键盘是由这样的音组组成的。那为啥两边这里,它不是一个组呢?”

肖浅绝对没有看错。

在键盘的左边,只有两个白键和一个黑键。而在钢琴的右边,甚至只有一个白键。

既然陈勋奇说了,钢琴的键盘是由七个音组组成的,那这两边的是什么鬼?

陈勋奇正准备大讲特讲,被肖浅的问题打断,很是不爽。

“这个你先不要去管它,将来会有用的。”

肖浅在学习的时候,是非常认真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既然不知,那便学而知之。

“这个有什么用?”

陈勋奇见他追问不休,只好道:“实际上,音域是无穷无尽的,有着极其广泛的范围。而这两边的特殊情况,就是在告诉我们,其实在钢琴键盘所展现的音域之外,还有很多音域没有囊括其中。”

肖浅更不懂了。

“那为何不把钢琴做大一点,把所有的音域都包括进来呢?”

陈勋奇目光深邃了许多,语气也幽远的如同宇宙一般的浩渺。

“倒也不是不能做的更大一些,可问题是,你弹奏的时候……够得着吗?”

肖浅伸手比划了一番,就只好尴尬地笑了。

好不容易摆平了肖浅,陈勋奇发觉自己后背都湿透了。

这绝对是他碰到的最难搞的学生。

“好了,下面我们单独拿出一个音组来,讲讲钢琴的弹法。”

肖浅立刻瞪大了眼睛,态度认真了无数倍。

陈勋奇随便选取一个组,又道:“之前你学过唱名了,还记得吗?”

肖浅立刻骄傲。

“知道。”

这可是学习音乐的基础,他怎么能忘了呢?

“叔叔,是一、二、三、四、五、六、七……”

“砰……”

“哎哟……”

肖浅抱着脑袋,眼角里满是泪花。

陈勋奇七窍喷火,口水飞溅。

“笨蛋,是do、re、i、fa、l、、si……”

骂完了,他还不过瘾,继续气道:“你以后不许再用简谱。那玩意儿好学归好学,但想要真正的掌握音乐,必须用五线谱知道吗?”

暴力面前,肖浅屈服。

陈勋奇努力平静下来,决定不跟小孩子一般计较。

“唱名你知道了,不过我们在弹奏钢琴的时候,唱名就比较麻烦。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要使用到音名。”

说着,陈勋奇拿出七张小贴纸,分别贴在了七个白键上。

“你看,音名的话,我们就用c、d、e、f、g、a、b来表示,记住了吗?”

肖浅忍了再忍,终于忍不住了。

“叔叔,为啥是c、d、e、f、g、a、b,而不是a、b、c、d、e、f、g呢?”

陈勋奇仰面便倒,化身对穿肠。

“啊……我受不了了!”

肖浅愣愣发呆,转头看向一旁的李清绝。

孰料李清绝的眼神无比的惊恐,在他看过来后,两只小手摆的跟风车一样。

“别问我,我……我……我也不知道。”

肖浅无语。

“这个问题很难吗?”

他却不知道,这个问题,世界上能回答上来的,其实根本没几个。